資訊首頁  浙商追蹤 浙商檔案 浙商謀略 浙商傳奇 巾幗風采 浙江商會 IT精英

義烏商人22年的財富傳奇—吳宗君演繹“蛇吞象”

作者:李聶 時間:2010年12月09日 信息來源:浙中新報

    在企業的發展過程中,并購、重組是頗為常見的事情。但對于只讀過三年半書的義烏商人吳宗君來說,創業22年來所上演的幾次“蛇吞象”式的并購案例,多少讓人覺得有些傳奇的味道。作為第一代義商的吳宗君,其創業過程中所表現出的敏銳、好學、執著和忍耐頗具典型意義。

    【第一回】書中悟出一句話 技術賽過真專家

    上世紀80年代末,辦廠經商之風已經在浙中大地悄然興起。1988年,和許多第一代創業的義烏商人一樣,不甘寂寞的吳宗君也在義烏東南郊區(今江灣工業區)一塊亂石崗上開始了自己的創富夢想———創辦義烏市環保化工廠。

    創辦之初的義烏市環保化工廠條件異常簡陋,幾乎就是幾處四面透風的窩棚。產品也相當簡單,就是從永康各個小冶煉作坊收購鋁灰,經過簡單的化學反應后,制成一種凈水劑。吳宗君的廠子雖小,效益還算過得去。但好景不長,隨著收購鋁灰的人越來越多,高企的成本讓吳宗君有些吃不消了。

    和許多同時代的義烏商人不同的是,只讀過三年半書的吳宗君并不甘于做個“大老粗”,閑暇時間讀書是他最大的愛好,而且還專愛啃一些大部頭的專業書籍。在吳宗君的案頭,有一本由西南工程學院教授李潤生著的《堿式氯化鋁》。這本被吳宗君經常翻看的書中有這樣一句話:“福建漳浦產的三水型鋁防土可以在常溫常壓下溶出三氯化二鋁。”

    這句簡單的話對于正為尋找原材料發愁的吳宗君來說,可謂“一語驚醒夢中人”。吳宗君立刻起程前往福建漳浦,在當地老農的指引下,找到了李潤生書中所說的這種黃色石頭。

    帶著50多公斤石頭回到義烏后,吳宗君憑著所學知識開始了土法研制。他用借來的石臼碎石,然后放入鹽酸中加溫。經過十幾次的反復試驗,結果真溶出了土黃色的晶體。

    為了檢驗試驗效果,吳宗君將這些晶體拿到浙江大學分析中心進行檢測。結果顯示,晶體中三氯化二鋁的含量達到了28.67%。如果再經過雜質分離,其含量將超過當時為30%的日本標準。

    1990年6月26日,全國科技成果交易會在杭州召開。懷揣著辛苦提煉的“寶貝”,吳宗君前往交易會上查看商機。他發現,整個交易會上共有6所大學轉讓凈水劑技術,價格從18萬元~200萬元不等。

    標價太高的吳宗君沒敢談,他找到了福州大學一位姓鄭的教授,其技術轉讓標價為18萬元。但詳談后吳宗君發現,該技術與自己的土法相比,存在著嚴重缺陷,會導致生產成本過高。

    在杭州轉了一圈后,吳宗君心里有了底。回到義烏,他馬上貸款30萬元購買設備、建實驗室等。1990年9月17日,義烏市環保化工廠溶出的第一鍋高效清水劑復合氯化鋁就達到了合格標注。

    1990年10月5日,吳宗君帶著自己的產品參加了在福州舉行的全國首屆環保產品交易會。在那里,他再次見到了福州大學的鄭教授。

    看完吳宗君的產品后,鄭教授問他能否幫助解決自己的技術缺陷。吳宗君半開玩笑地開出了價碼———18萬元。結果雙方不歡而散。

    隨后的市場開發可謂一帆風順。一直到1998年,隨著原材料成本的不斷攀升和國內同類產品的不斷涌現,吳宗君果斷收手,關停了化工廠。

    【第二回】參股聯發印染廠 撤股撤成董事長

    早在1995年5月,在吳宗君的化工廠隔壁,一家中外合資的印染廠開業了。這家名為義烏市聯發印染廠的合資企業外方為菲律賓華僑林松年等十多個股東。1996年,因與義烏合作方發生了嚴重分歧,林松年開始急尋新的合作伙伴。林松年與吳宗君曾有業務來往,對吳的人品和能力頗為欣賞,于是邀請吳加盟。

    “當時一方面計劃關停化工廠轉行,另一方面也想從中外合資企業中學些先進的管理經驗。”吳宗君說,接到林的邀請后,他沒怎么猶豫就拿出了70萬元入股“聯發”。

    但現實令吳宗君大失所望。他發現聯發印染廠不僅嚴重虧損,也絲毫沒有合資企業的先進管理模式可言。林松年本人幾乎不管事情,其太太更是將工廠視為自家的錢袋子,左手收進錢來,右手拿去買菜。林松年每天早上起床后要喝早茶,上午9點多才到廠里。老板不到場,工人不開工。“這樣的企業,不虧錢才怪。”吳宗君備感頭疼。

    但已經入股,總得想些辦法。經過吳宗君大刀闊斧的整頓,第一個月聯發印染廠有了10萬元的贏利。林松年的臉上也開始有了笑容。

    但沒過幾天,吳宗君發現,林松年的態度開始發生微妙的轉變,不但重新過起了清閑的“神仙日子”,還開始對他的管理方式指手畫腳。這下讓自尊心很強的吳宗君有些郁悶,索性不再過問廠里的事情,畢竟自己的占股比例很少。

    但接下來的情況讓遠在菲律賓的其他股東坐不住了。吳宗君撒手不管3個月,聯發印染廠接連虧損170萬元。于是,所有股東聚集菲律賓馬尼拉,緊急召開臨時股東大會。

    幾天的股東大會在爭吵中度過。最后一天,一直沒發言的吳宗君被要求表態。令所有外方股東意外的是,吳宗君要求撤股。

    結果可想而知。回到國內,無法撤股的吳宗君索性離開了聯發印染廠。

    三年后,聯發印染廠因巨虧面臨破產拍賣,但幾乎沒有賣家愿意接手。頗具戲劇性的是,這時一個傳言到了吳宗君耳中———聯發印染廠是被吳宗君搞垮的!不愿被人誤解的吳宗君一怒之下,出資買下了聯發印染廠,決定重整旗鼓。

    買下聯發印染廠后,吳宗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辭退了除會計以外的所有員工。“白紙上面好畫畫。”吳宗君說,原來廠里的老員工長期渙散,短時期內很難調教,索性全部招新員工重新培訓。

    吳宗君再次搬出了自己的“法寶”———《針織工程手冊染整分冊》,在自己熟練掌握染整技術的基礎上,培養新的員工隊伍。隨后,他將市場方向調整為以外貿為主。更名后的義烏市聯發針織品有限公司,在吳宗君的帶領下步入了快速增長期。

    【第三回】材料商收購成品廠 老吳上演“蛇吞象”

    2000年初,發展勢頭正旺的“聯發針織”成了國內知名保暖內衣生產企業上海“天之錦”的材料供應商之一。在接下來的幾年時間里,雙方保持著良好的合作關系,吳宗君也和“天之錦”的老總成了好朋友。

    然而,吳宗君在合作過程中發現,“天之錦”雖然規模大、知名度高,但其在資金鏈保障、產品開發和市場定位方面卻存在著一些致命缺陷。他也就此多次和“天之錦”老總交流,但對方很難聽進去他的建議。

    2006年8月,“天之錦”因經營不善,幾乎一夜之間倒掉,公司老總也因病去世。

    合作廠家倒閉,老友去世,消息傳來,吳宗君陷入悲痛之中,對“天之錦”拖欠“聯發針織”的300多萬元貨款,也無心追要。

    不久后,負責“天之錦”善后處理的有關人員找到吳宗君,希望他能出手接管。面對一副爛攤子,吳宗君多少有些猶豫。但考慮再三后,還是出資1235萬元收購了“天之錦”。

    “處理完債務,安置好員工,賬面上就剩下了40萬元。”吳宗君說,花了1000多萬元,其實就買下了“天之錦”的一塊牌子。

    收購“天之錦”后,吳宗君成立了上海錦鵬紡織發展有限公司,并著手開發新的產品。

    2007年,在中國紡織工程學會的一次專業會議上,作為針織專業委員會染整學會專家組成員的吳宗君,偶然發現了一種新的材料———漢麻纖維。經過兩年多的研發,終于開發出了具有國際領先水平的漢麻抗菌襪、抗菌鞋墊、抗菌內褲等系列產品。其間,吳宗君還和有關科研院所合作,成功開發了木棉內衣等產品,成為了“天之錦”新的拳頭產品。

    目前,上海錦鵬紡織發展有限公司已經具備了年產100萬套木棉保暖內衣的能力,其漢麻系列產品也開始在全國布局。

    回顧自己22年的創業史,吳宗君最大的感觸就是“書中自有黃金屋”。吳宗君說,盡管自己當年只讀過三年半書,但創業至今,每一次轉機無不受益于書本知識。從當初的高效凈水劑,到后來的印染技術,再到現在的漢麻、木棉系列產品開發,各類專業書籍幾乎成了他的“創業寶典”。

    “少些應酬、少些浮躁,腳踏實地辦實業,不僅是我們這一代義烏商人應該堅持的東西,也是年輕一代創業者應該學習的方向。”吳宗君說。

  • 172人
  • 0人
財富 相關的文章
版權和免責聲明:
1.凡注有“浙江民營企業網”的文章,均為浙江民營企業網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
2.未注明來源或轉載自其他媒體的文章,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果您認為文章有可能損害您的利益或知識產權,請與我們聯系。

關于我們 | About zj123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 建議留言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最新資訊

客服:0571-87896971 客服傳真:0571-87298208 543059767 1091140425

中國電子商務網站百強 © 2002-2012 zj12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監網監

浙ICP備11047537號-1

茄子视频破解版app在线下载污官方下载无限-成年茄子视频懂你更多-茄子视频直播app